新浪微博

景区攻略

巍巍嵩山 熟悉的蔚蓝风景

作者: 时间:Jan 12, 2012 10:03:26 AM 【字号

我站在峻极峰上,看着山下的纸坊水库和迤逦而去的山脉,忽然觉得该写篇和嵩山有关的游记。不打算再频繁地出去爬山了,就是嵩山离的近,一个月能来一次自己就很满足。但越是熟悉的地方反而无从下笔,索性就写些流水账,权作纪念的文字。

对嵩山有清楚的印象是1993年,去登封过春节。那时我还在上大三,是个好天,我站在一户人家的屋顶平台上,嵩山就这样清清楚楚地撞进我的眼里。主峰:峻极峰,海拔1492米。这个数据我是知道的。还是觉得不够巍峨,不够高大,想象中的巍巍中岳不过如此,有点失望。不过看着蔚蓝色的群山,还是有种欲望。那时我问过朋友,他说从嵩阳书院就可以上到顶峰,犹豫了几次一直没能付诸实施。

2001年的夏天,有段时间我天天无事可做,又动了爬嵩山的念头。那时还没找到组织,于是就一个人去了嵩山。

河南这个地方,别的没有什么,就是历史深厚。周平王东迁洛阳后,就定下嵩山为中岳。中岳嵩山东西长达60公里,共有七十二峰,东为太室山,西为少室山。我们最爱走的是峻极峰这条路线,属于太室山脉。太室山远比少室山有名,因为自古皇帝就是来这里的峻极峰拜谒,所以法王寺、嵩岳寺、中岳庙、嵩阳书院这些著名建筑无一例外建在了这里。只有少林寺是个例外,也许达摩祖师是为了避开纷扰求个清静,把少林寺建在了少室山。少林寺,少室山林中的寺庙也!

那时还对爬山一无所知,走的还是普通游客走的台阶路,一级又一级,似乎没有穷尽。时近中秋,天气却出乎意料的热,我不停地在出汗,真正是“汗滴禾下土”。10:28到达嵩阳运动地带,这处崖壁就是在山下看到的太室山主体部分。但它不是太室山的最高处,还只是南山坡。不远处崖壁上有唐朝大书法家米芾写的“第一山”几个大字。这些记载了25亿年前地质变化的石壁,拔地而起。向上仰望90度的崖壁,“攀岩”与“英雄”两字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到这里我的体力开始出现极限情况。仰望嵩顶,一只鹰自由自在地随风翱翔,南来复北往。那会真希望自己也有一双翅膀,可以克服地心引力,可以自由地移动。11:15站在峻极峰上,我对嵩山说,“我终于来了,在等待了这么久之后”。

第二次是2001年的冬天和朋友去看狮子座流星雨。

我们在法王寺外的练武场上宿营。清晨4点,北斗七星刚刚从东北的山脊升起,猎户座挂在西天上,香格里拉的惊叫声拉开了流星的序幕。我从帐篷里伸出头,流星,流星,还是流星。法王寺内两株1500年的银杏树,遒劲挺拔。1533年,狮子座曾经漫天飞雨。如今岁月流转,银杏不知是否和我们一样满怀期待,仰望星空。

天亮了,我们开始上山。那次留下的深刻回忆最多,其中之一是三个领队都记错了登山路,我们在荆棘中反反复复,努力辨认似是而非的山路。好容易走到路尽头,才发现眼前是万丈绝壁,而峻极峰还在山那边。最后只好开会罢免了领队,再次登山。那时已经是下午四点,再错下去,简直就是进退两难。还好我们的最后一博压对了方向。记得当时山顶在修庙,守摊的大妈让我们可着劲喝她烧的开水,长这么大才知道什么是久旱逢甘露。

早上9点出发,9个小时后我们才回到宿营地。观星尚早,山风呼啸,夜色中的松柏看起来有点峥嵘。19人挤在武术学校10平米的小屋里。那时的采桑、小霜和游客竞相比弱,大家笑的肝肠寸断,这样的情景也许不会有了。

凌晨回到法王寺门前。繁星满天,静寂无声。突然一颗流星从东天奔来,拖着长长的身影,奔向西天,亮光划破了整个夜空。大家都在尖叫!霎时间,一颗,又是一颗,还有一颗,山谷里都是我们的声音。刚刚站定,西南低空一颗流星爆裂开来,犹如烟火,那是最绚丽的火流星。越来越多的流星出现在夜空和嵩山营造的舞台上,大家已经开始目不暇接。有三星聚首,也有各分东西,更多的是流星接力,六七颗接连出现。

紫金山天文台发布消息说,这次流星雨最密集的时候,每小时流星超过1万颗。平日的夜空流星难得一见,眼前如此繁密的流星简直极尽奢华,似乎要将一个人一生中能看到的所有流星排演开来。还记得《星语心愿》中张柏芝对流星许下的心愿吗?在这满天的星雨之中,该有多少人宿愿得偿。这33年一遇的流星雨给了多少人快乐的理由和幸福的憧憬。20世纪以来的百年间,流星雨曾先后发生了4次,中国都无缘与之相会。大家一起赶上了一件百年不遇的事情,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缘分。33年后,如果还能重聚首,如果还能再上嵩山,星雨是否还会如期?这心愿不知流星可曾听见。

2004年元旦走的是另外一条线路。到了“一线天”处,看着腾格里在石壁上辗转腾挪,忽然想起了小霜。记得当年我们都是从石壁的缝隙里前拉后拽地上去的,唯独她也是在这里徒手攀上了石壁。问及生姜,他说你就是走过这条线啊。有点惭愧,登山的次数远比不上生姜和杨菁,忘性却大。他俩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不知道来了多少次,太室山的五条登山线路就是他们标的。我曾问过生姜为什么要来爬这么多次的嵩山,他说那不过是一种便捷的健身方式,仅此而已。如果不是我问,他几乎不会想这个问题。

以前每次上路都对未来的旅程抱着莫大的希望,想看到美丽的风景,想碰到纯朴良善的村民,想遭遇有惊无险的蹉跎。再往后,出游就成了一种习惯。只要能够上路,别的也就不再计较什么。如果真地遇到了,那就如同中了彩票头奖,而这些又往往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。嵩山来的多了,却总是缺乏这些事情,所以总也没有写点什么的冲动。但是这次心里却有了点爱恋的感觉,是习惯使然,还是终于体会到平淡内的真情。我也没想明白。

以前去嵩山要花上两个多小时,如果是长途中巴,三四个小时也是常有的事。现在郑州到少林寺的高速公路开通了,刚开通的时候跟着老夏自驾车过去,从出发到山脚只用了1个小时。这时才觉得嵩山真成了郑州人的后院。以前和外地人吹牛,说起来郑州也是北临黄河,南依嵩山。但是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黄河,在水一方;嵩山更是远在市区70多公里之外。现在好了,越来越方便了。还有这么的朋友,这么多的出行,有这么多的选择。

嵩山我已经去九次,但还比不上武则天,她来过十趟。就是她把嵩山脚下的小县城改名为“登封”的。我最崇拜的玄奘也是从这里的凤凰山谷出发,到了净土寺(现在的巩义石窟寺),到了白马寺,走进长安城,然后走到了5万里外的印度。

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!还会来多少次呢?答案还为时尚早。但作为终点,我想嵩山会是一个很好的起点。